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您好,欢迎光临【江苏稼宝肥业有限公司】!!!

江苏稼宝肥业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小程序的新框架就在那晚诞生并沿用至今

日期:2019-01-11 09:30   作者:admin   点击:

  “我印象中,那是微信很少有的(有仪式感的发布)”。陈浩回忆:“然后后面的48小时,劈头盖脸,各种事情都发生了,外面都在说小程序多牛逼。”
 
  《你好,我是小程序》的文章刷爆朋友圈;网友狂欢“错过了公众号,别再错过了小程序”;“干掉App”的话题成了行业常用谈资……微信的第一次奢侈庆功,也是中国互联网史上第一次有这么大规模的用户为一个功能狂欢。
 
  盛衰有时只在一线间。
 
  喧闹过后120小时,一大盆冷水来了。《小程序上线7天,罗胖带着1000万用户跑了》。作为第一批参与者,自媒体人罗振宇高调宣布关闭小程序,还神秘兮兮地发布了一句话:“我们决定不做了。我们知道小程序是什么了。哈哈,但是不能说。”“根据昨天微信官方公布的数据,短短两年的时间,小程序已覆盖超过200个细分行业。过去的一年,小程序服务超过1000亿人次用户,年交易增长超过600%,创造了超过5000亿的商业价值。”
 
  赫赫战绩之外,外界对这支小程序团队的印象却只有两个字:低调。
 
  早在2015年,业内就开始流传张小龙要做一个叫“应用号”的东西。这个来自湖南邵阳的程序员已靠微信成功封神,一举一动都被无限放大。微信以前,张小龙也从未高调宣扬过自己的任何新计划,每次都是炸闷雷。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话没说错。业内不禁好奇,“应用号”到底是什么?
 
  答案在2016年的微信公开课PRO上被张小龙自己揭晓。
 
  他在公开课上吐露一个自己长久的思考:
 
  “如何更高效率帮助用户完成任务,而不是让用户在微信里永远都有处理不完的事。”
 
  他几次提到了“价值观”:腾讯的价值观,用户价值是第一位的。微信的价值观,好产品是用完即走的。以及他身为程序员的追求:2016年,想为开发群体做一些事——他想尝试“做到让更多的App有一种更轻量的形态”,他把这种新形态叫做——应用号。
 
  就这样,小程序外部名字是应用号,内部代号是Web+,技术人员间的昵称是MINA——女性化的名字,颇有致敬乔布斯的Lisa苹果电脑的味道,后者的划时代意义是首次使用了图形化用户界面。
 
  至此,张小龙身为程序员的动机已经明确——为用户提供一款全新的用完即走的产品。App要下载,网页体验也用户体验不友好,“小程序才是未来”,在QQ邮箱和微信之后,张小龙的亢奋点又回来了。
 
  启动时的小程序团队启动时的小程序团队
 
  现在,他需要一支队伍。
 
  2016年3月,程序员胡浩从美国飞到广州微信面试。当时他的邮箱里还躺着另外两份offer,一家是公司名称全字母的国际互联网巨头,另一家是国内知名IOT厂商。
 
  三选一。选择微信的原因是,他在面试时听到了关于小程序的未来。
 
  “给我介绍了一下小程序未来会怎么样。小程序平台面向的不是C端用户,不是B端的企业,而是D端(developer,开发者)。”
 
  作为技术人员,胡浩觉得能做一个服务其他技术人员的东西出来:“实在太酷了。”
 
  产品经理陈浩也加入了“应用号”项目组。“当时,他(张小龙)在公开课(2016年1月)上说做‘应用号’,我们一头雾水,不知道‘应用号’是什么。外部问,什么是应用号,哪个团队做应用号?我们也都不知道。”陈浩自己还在好奇的时候,突然被调到了应用号开发组,成了较早的产品经理。
 
  其他成员,基本都是在这个状态下加入开发组,因为工位不够搬到了小阁楼,除了偶尔玩把1块钱的实况足球,就是敲代码。
 
  队伍凑齐了,但是没人说得清到底该具体怎么做,这个新世界由什么构成,应该怎么运行。
 
  “他们在会议室开会,突然叫我过去一下”,胡浩在会议室被同事们告知,如果基于外面已有的体系,很多东西没办法原生实现。胡浩对锌财经回忆自己的反应是:“如果要重新推翻的话,那就所有东西全部要自己来做。”
 
  还没有诞生的第一版小程序,就这样被推翻。此时,距离张小龙的公开演讲,已经过去了半年,而距离小程序成为一个拥有150万开发者的开放平台,以及互联网巨头竞相布局的商业生态,还不到两年。
 
  突破发生在2016年8月6日,那天晚上,小程序框架终于有了雏形。
 
  第二天,程序员们经过一轮研讨,最终敲定。“这个框架未来的5-10年内不会有大的改动,除非有什么新的技术突破。” 他们对锌财经说。
 
  小程序的新框架就在那晚诞生并沿用至今,这算是小程序真正意义上的开工。

上一篇:将对进口清单适时调整
下一篇:韩国正在进行大规模的5G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