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您好,欢迎光临【江苏稼宝肥业有限公司】!!!

江苏稼宝肥业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将红苕说成是庄稼的延伸更为确切些

日期:2019-05-15 13:57   作者:admin   点击:

  包谷是很讲究尊严的庄稼,必须站着生长,站着挂果,站着成熟。如果遇到大风雨,将尚未成熟的包谷杆连同它抓住大地的一部分泥土刮倒,你就不要想着在这棵包谷上有收成了。在好几个暴风雨过后,淘淘曾看见母亲站在包谷土边,看见倒下的包谷杆默默流泪。
 
  包谷也是庄稼中的狐狸。需要人们三番五次地松土施肥,不然它是不会挂包的。“你哄它一下,它哄你几下。”这是坪山屯人对包谷生长的真实评价。所以,当你看到一株株包谷挂出牛角般粗大的包,露出牛齿般饱满的玉米瓣的时候,也就看到了坪山屯人冒着风雨头顶烈日耕作的“力”的造型。
 
  淘淘认为,庄稼应该是很普通的草本植物。发芽长叶开花结果,一岁一枯荣,无不遵循着自然界的发展规律。可庄稼们又不同于一般植物,它们与农民朋友建立的感情使其意义早已超出了植物的范畴,成了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庄稼的含义,应当分开来解。字典里,庄,是村落、田舍的意思,即村庄;稼,是种田。虽然字典中将庄稼解释为“五谷、农作物”,但不可否认,庄稼的含义已经带上了隆重的人文色彩。
 
  秋阳下,人们挥舞着锄头,把晒得发白的大块土坷垃一锄一锄地砸成粉末,然后将饱满的小麦种子或成行或网状地播撒其间。一场凉凉的秋雨过后,嫩嫩绿绿的麦苗就从土里拱了出来。在秋雨的滋润和秋风带着丝丝凉意的抚弄下,在其他农作物和野草都快要结束生命的一个流程的时候,麦苗却摇摇摆摆地立在了田野里。看那一叶叶柔弱的躯体,林黛玉似的,如何经得起凄风冷雨的撩拨,经得起霜雪摧枯拉朽般的摧残?然而,当小麦在温暖的春季呼啦啦地生长、拔节、抽穗、开花、孕育果实的时候,当一粒粒小麦变成面粉,变成厨师们手中揉来揉去的面团和随意长短的拉面的时候,小麦的韧性也就充分地显现出来了。
 
  在坪山屯。农忙季节,淘淘放学后的一个任务,就是背上竹背篓,扛上挖锄,去红苕地里挖来小半背篓红苕,在清水里洗干净后放在锅里“闷”熟,作为劳作一天后一家人的晚餐。
 
  当然,坪山屯的庄稼们还有稻谷,但这几乎是这个地方的人们对上天近乎奢侈的祈求。坪山屯不光田少,而且稻田对水源的要求极高。除了靠近屯子前小河沟的稻田外,其余的都靠上天施舍。还有荞子,虽然荞子不需要施肥,也不需要除草,但其收成真的不足以支撑坪山屯人的生活,和黄豆一样,充其量成为坪山屯人饭碗里零星的点缀。
 
  在傩江县城,淘淘逛超市时都喜欢去粮食摊位,欣赏那些陈列在透明精致粮柜里的玉米、小麦,摆放在蔬菜摊点的红薯块根,心里就会由衷升起一阵阵温暖。
 
  生长过程中,其底部会长出好几层圆形分布的根须,一层层牢牢地抓住大地,支撑着粗壮的茎秆和沉甸甸的果实。初夏,一棵棵精神抖擞的玉米株立在地里,犹如密密麻麻的士兵威威然站立的方阵,给人力的昭示。
 
  也许,将红苕说成是庄稼的延伸更为确切些。因为红苕的收成不是果实,而是块根。坪山屯人收红苕时不是存放在特制的木柜中而是存入房屋周围带有温湿气息的地窖里。
 
  红苕是最低贱的庄稼,也是穷人们的庄稼。它不需要三番五次地侍弄,农忙时节只需用竹片将苕秧插进土里即可,最多除一遍草施一次肥,也能长出粗大的块根。有人说红苕是上天耍的一个小心眼。在饥荒年月,当其它庄稼遭遇灾害颗粒无收时,唯有红苕还能给人生的希望。

上一篇:为云南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强大动能
下一篇:致力于培养更多未来商业环境中的核心人才